UU小说网

215 豪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很快,亡灵魔法分院的话题热潮慢慢平复下去,地底世界成为学徒的禁区。

    由于席瓦尔对于地底基础建筑破坏太大,又在地下屠杀了好几千人,没有及时清理,老鼠和虫豸将那些腐烂的零碎拖得到处都是,清理工作变得非常艰难,以至于学院决定封闭魔法分院,由一个团队慢慢清理,慢慢修复。

    从此,亡灵魔法在奥术之环式微,成为主院一个最不起眼的小小学科。

    经历几个月的颠沛流离,查理总算回归正常的主院学习生活。

    查理所选择的十个法术模型横跨奥术、火焰、水、自然、圣光与暗影,七个系别,其中更偏向于自然,可以充分发挥他目前的偏向于自然的体质。

    阿尔弗雷德承诺的十个法术镜像兑现了六个,还有四个因为过于生僻,需要特定的几个大师另花时间定做。

    千年历,十二月初。

    魔枢进入深秋,虚空风暴季节性地呈现出它暴躁的一面,进出奥术之环的成本越来越高,跑在学院和天际海港之间的运输队越来越少。

    在奥术之环内,仰望头顶的『圣辉壁垒』,可以看到灰黑色夹杂着暴躁蓝色粒子的风潮猛烈地冲击光幕,光幕散射出五彩涟漪,微微晃动,让看惯了光幕岿然不动的学生们心中隐隐生出一丝忧虑,老生则会波澜不惊的告诉他们,这是冬季最稀疏平常的景象。

    天际海港开始出现结冰期,每到晚上港口会结出一层薄冰,早上有专门的破冰船清理航道,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继续,破冰船队的任务越来越重。

    而学院内,伴随着期末文化课考试和魔法学术盛宴大陆魔法研讨会的临近,学术氛围愈来愈浓郁。

    几个月前,也是在魔枢大厅,在针对《使用查理标准算法评定法师等级》论文的辩论中,查理用圆规画出一个标准的六星芒阵,第一次将这个怪异而极其简单的工具带入众人的视野,以一个新颖的角度展示数据的美,展示数学的重要性,并无情揭露瓦格兰大陆魔法文明最大的缺陷,促使议会长阿尔弗雷德先生痛定思痛,做出一些改革方案。

    辩论后,阿尔弗雷德宣布奥数之环面向非战斗天赋的学徒招生,籍此推动魔法基础理论的发展。

    几个月后,效果初见成效,在学院一些公开课上,在学生提交的论文中,在一些小型数学辩论会上,看到越来越多的新鲜观点。

    “论魔法阵图的数学规律。”

    “如何用圆规绘制正五角星?”

    “寻求魔法频率波动规律的一点尝试。”

    “如何测量一个圆的周长?”

    看得出第一批特招生的积极性,能以如此平庸的战斗天赋进入大陆最高的魔法圣殿学习,对于这样的机会,他们倍感珍惜,虽然有些研究依然相当原始落后,但是进展是惊人的,查理甚至看到了微积分思想的一丝萌芽。

    目前他们所研究的成果和魔法沾不上一点联系,但是假以时日,查理相信他们一定能在魔法的高端领域提供数学方法的支持。

    也许有人会觉得查理很傻,为什么不将数学作为自己的一门独特技艺,保持秘密,独自获利呢?

    正因为了解数学,查理才知道他一个人精力和创意难以完成数学在瓦格兰大陆的本土化,难以发挥数学在魔法方面的应用。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查理决定将它暴露出来,并小心地控制和引导数学的发展,相信以他超过大陆数百年的数学积累,在面对某些人的灵感时,他能最先享受到好处。

    除了这些活跃的学术思潮之外,另外一个争议颇多的话题是纳尔大师近期所公布将在大陆魔法研讨会上分享的成果:“《用数字占卜一场决斗的胜负》。”

    占卜是瓦格兰大陆流行的一门玄学,占卜师通常为上流社会服务,由于其职业特性和目标客户的关系,这些人通常受到人们的尊重,尤其是擅长预言术的占卜师。

    纳尔大师选了这么一个分享主题,无疑有标题党的嫌疑,其实这是查理的主意,不管主题正确与否,越夸张所引发的效应就越大,关注度越多。

    奥术之师不乏桀骜不驯之徒,他们可不管纳尔大师是什么级别的老师,只要他“犯了错”,就会被这群人揪出来针对,并且,你的地位越高,他们越兴奋,这是奥术之环独有的现象。

    一个秃头的老教师冷笑道:“将个人战斗力数字化?!我看他是疯了!”

    “是啊!魔法师和战职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职业,更别说财富和天赋上的差别,他的方法算得过来吗?!算得准嘛?!”

    “不知道纳尔他是老了,还是蠢?尔竟然选了这么一个课题?更关键的是竟然在这个课题上投入如此大的资源!”

    两人是冲着旁边一个身着华丽法袍的老者所说的,他也是一位老资历的大师,纳尔大师的老对头索伦大师。

    秃头老者摇头轻笑:“我是听说他那个项目的摊子铺得忑大,每天花钱如流水,如果在研讨会上,他拿不出令人信服的东西,这几十年,他在学院高层和学徒之间所积累的信誉将被透支得干干净净!”

    索伦摇头道:“你们不了解纳尔,他是一个沉稳的人,我和他共事几十年,就没见他犯过什么错误,他敢这么投入,就证明这个课题确实有深入的价值。”

    “也是,不过他这是一场赌身家的豪赌啊!”

    索伦露出诡异的笑意,“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