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第508章 瑾文,我错了,是我做的,救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璇茵迅速露出了一副伤心的神色,“瑾文,璇玑妹妹的设计手稿被人撕了,沫儿以为是我派人这么做的,其实我没有,是沫儿误会我了。

    陆瑾文那双幽深的凤眸看向唐沫儿。

    唐沫儿从包里拿出了一片碎纸,递到陆瑾文的面前,“我妈妈的设计手稿被人撕了,这是我妈妈留下来的唯一的东西!”

    陆瑾文看着那片碎纸,他英俊的眉心一阴,整个人笼罩在了一股渗人的戾气里。

    “昨天晚上有一个女佣撞到了我,偷偷的将我包里的设计手稿给拿走了,现在我已经看不到这个女佣了,想必已经被人藏起来,现在我没有证据,但是,”唐沫儿看着陆瑾文,那双盈亮的澄眸里散发着清冽逼人的光芒,“我敢肯定是林璇茵派人做的!”

    “瑾文,我真的没有,你要相信我!”林璇茵辩解道。

    两个女人互相对峙,这就要看陆瑾文相信谁,护着谁了。

    陆瑾文抿了一下薄唇,那双幽深的凤眸淡淡的从林璇茵的脸上刮过,然后他看向唐沫儿,“沫儿,你没有证据,也不能证明是璇茵派人做的,这件事,到此为止。”

    这件事,到此为止。

    妈妈的设计手稿被人撕了,他说到此为止。

    “呵。”唐沫儿勾起娇美的菱唇笑了一声,其实,她对这个男人没有抱什么期望,如果能在他身上看到什么期望,也不用等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林璇茵的手一点都不干净,但是她坐拥陆太太的身份享尽了一切的宠爱。

    唐沫儿将碎纸片放进了自己的包里,她伸出纤柔的小手拍了两声,鼓了一下掌,“陆先生,这么多年了,你妻子是什么样的人,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但是你就这么宠着,你果然是一个…宠妻狂魔!”

    说完,唐沫儿转身离开。

    唐沫儿俏丽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陆瑾文淡淡的收回目光,他看向了林璇茵。

    “瑾文,谢谢你愿意相信我,我…”

    “啪”一声,陆瑾文将手里的一份文件摔在茶几上,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整栋别墅里,林璇茵吓得整个一僵。

    身边刮走一阵劲风,陆瑾文转身上了楼。

    ……

    主卧里。

    林璇茵推门而入,她手里端着一碗燕窝,是她亲手给陆瑾文熬得。

    抬头一看,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躯站在阳台上,外面冷冽的寒风拂动,男人整个人都浸在外间的风霜寒露里,他的身影好像与外间的夜色融为一体了。

    林璇茵走上前,柔声道,“瑾文,我给你炖了一碗燕窝,你快来吃吧。”

    陆瑾文缓缓侧过身,那双幽深的凤眸落在她的身上。

    他的凤眸像扑洒开的墨汁,里面就是两个无底洞,谁看一眼,就能将谁的魂魄给吸进去。

    冷厉而危险。

    林璇茵被他这么一看,浑身打颤。

    这时男人伸出了长臂,箍住了她的软腰,然后将她扯了过来。

    她一下子落在了男人宽阔的怀里。

    林璇茵双眸一亮,这样亲昵的动作让她心跳加速。

    这时她的后背抵上了阳台,男人两只大掌撑在了阳台上,将她堵在了自己的胸膛和阳台角落里。

    林璇茵全身一软,男人那张英俊如刀刻的俊脸近在迟尺,鼻翼里是他身上散发的馥郁男人味,她的声线越发的柔软,“瑾文,你怎么了?”

    陆瑾文微微弓着腰,两条健臂撑着,男人高大的身躯很容易的将女人圈禁住,形成一个强大的气场。

    他缓缓勾起了薄冷的唇瓣,那幽深的目光慢慢的游走在她的脸上,像刀子一样,“好好看看你,璇茵,这些年,你真的是…越发的贪得无厌了。”

    像是有一盆冷水从她的头顶一直灌到了脚底,让她整个透心凉。

    刚才他对她多么的亲昵,现在就有多残忍。

    这是他给予的最温柔的刀子。

    哪怕他拿刀捅她的心脏,他都是这么温柔的。

    “瑾文,你相信了沫儿的话,你也认为是我派人撕了妹妹的设计手稿,我没有…”

    “嘘。”陆瑾文将修长的手指放在了林璇茵的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他轻声道,“往下看。”

    林璇茵缓缓转过了头,往阳台下面看了一眼。

    草坪上,叶管家一身黑衣的站在那里,他的身边跪着一个女佣,女佣衣衫凌乱,一脸惊恐的看着林璇茵,大叫了一声,“夫人,救我!”

    林璇茵颤了一下。

    昨天晚上她就安排这个女佣离开了,现在一天都过去了,这个女佣竟然被抓了回来。

    陆瑾文的手段,当真令人不寒而栗。

    他那双凤眸隐藏在寒雾后面,将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这时后面有一个保镖走上前,他手里多了一把寒刀,按住了女佣的手,寒刀一刀切了下去。

    “啊”,女佣一声凄厉的惨叫。

    林璇茵出了一头的冷汗,那根断指还有冒出来的鲜血让她瞳仁一缩,她双腿一软,摊坐在了地上。

    燕窝打翻在了她的白裙上,将她弄得一身狼狈。

    垂下的视线里是男人那双蹭亮的皮鞋,还有他剪裁如西裤的刀锋,燕窝打翻了,他一点没有沾染。

    耳畔响起男人冷漠的笑声,“璇茵,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以为你是聪明的,你真的不应该一再的消耗我对你的耐心。”

    林璇茵脸色苍白,白的像一张纸,两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脏部位,她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

    心脏好疼。

    喘不来气了。

    她一下一下的呼吸,然后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两只手拽住了男人的西裤,用力的攥住,她痛苦的看着男人,乞求着男人,“瑾文,救我…”

    视线里是男人那张英俊如刀刻的俊脸,还有他那双幽深的凤眸,他双手擦裤兜里,淡淡而冷漠的睨着她。

    睨着她痛苦挣扎的模样,像睨着脚边的一只蝼蚁。

    林璇茵的眼泪全出来了,她怕了,她是真的怕了,“瑾文,我错了…是我做的,我错了…救我…”

    陆瑾文看着她,然后一点点的从她的手里抽回了自己的西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