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第610章 带她回Z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顾墨寒的脚步停了下来,他那双幽深的狭眸里闪过了锐光。

    唐沫儿的房门前伫立着一排保镖,这些保镖秩序井然,袖口绣着金色的z国标志,应该是便衣的特种兵。

    “顾总,久仰大名,你好。”这时一道低沉温润的嗓音响起了。

    顾墨寒侧眸一看,君莫生踏着沉稳的脚步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君楚霖。

    君莫生。

    他还是找来了。

    顾墨寒英俊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他漠声道,“君总统,你派这么多的人守在我太太的房门口干什么,你不怕吓到我太太?”

    太太。

    他在这两个字上加重了音,宣誓了主权。

    君莫生挑了挑剑眉,“顾总,你太太唐沫儿是我家璇玑留下来的唯一骨血,你应该知道我在找她的,但是你竟然派人想要误导我沫儿已经死了,顾总,这世事难料,三十年前谁曾想到顾天淩也能生下像你这样的儿子。”

    “君总统,我没有时间跟你闲聊,让你的人让开,我要进去陪我太太了。”

    顾墨寒拔开长腿走上前,他迈开的每一个脚步都带着凌厉遒劲的气场,骨节分明的大掌搭上门把,他想要开门。

    但是这时一只温润的大掌扣住了他结实的手腕,“顾总,你慌了?”

    顾墨寒侧眸,看向身边的君楚霖,两个男人眼神的交织火花四溅。

    “顾总,你以为沫儿中药了,打电话叫我来的?”

    顾墨寒眯了眯那双幽深的狭眸,“难道不是?”

    君楚霖摇头,“沫儿没有让我来。”

    顾墨寒黑色的瞳仁倏然一缩,她竟然没有打电话让君楚霖来!

    “放手,我要进去看我太太!”他低沉的嗓音冷了几个色调。

    “顾总,我要带沫儿回z国了。”这时君莫生开口。

    顾墨寒松开了门把,回眸看向君莫生,他勾起了薄冷的唇瓣,弧线阴沉嗜血,“君总统,这里不是z国,你想带我太太走,你以为你走得了么?”

    真是好猖獗的语气。

    君莫生连着看了顾墨寒好几眼,当年风云际会,顾家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配角,没想到这些年顾家出了这样一个人物。

    “看来顾总是想强留我了,先不说顾总能不能将我留下,就算你将我留下了,你留得住沫儿么?”

    你留得住沫儿么?

    这句话让顾墨寒英俊的眼眸微动。

    在气氛充满了浓浓火药味的时候,“嗒”一声,房门突然打开了。

    “你们在这里吵什么?”

    唐沫儿一身睡衣的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她刚睁开眼,柔媚的眉眼透着慵懒的惺忪,被男人狠狠的疼爱过,她肤如凝脂的薄肌下透着两抹粉润,就像是玫瑰花瓣,美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她就这样突兀的出现了,让外面两拨为了抢夺她的人直接一怔。

    君莫生看着唐沫儿,那双凤眸里迅速翻涌起了波澜,这张脸跟璇玑一模一样。

    “沫儿,”君莫生快步上前,他慈爱的看着唐沫儿,“我是你君叔叔,这么多年,你都这么大了。”

    唐沫儿那双盈亮的澄眸看向了君莫生,有点茫然有点陌生,她不认识君莫生。

    “沫儿,你看这是什么?”君莫生拿出了一串红绳铃铛。

    这个红绳铃铛跟陆瑾文给她的那一个一模一样,清脆的铃铛声迅速响起。

    唐沫儿伸出纤白的小手去接。

    “沫儿,当年你妈妈编了两个红绳铃铛,她给了我一个,给了你一个,你妈妈是要将你送给我来养育的。”

    唐沫儿柔软的指腹抚摸过了红绳铃铛,心里突然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她看向君莫生,“君叔叔。”

    “沫儿真乖。”君莫生想伸手揉一揉唐沫儿的秀发。

    但是没揉到,“啪”一声,顾墨寒将君莫生的大掌给打落了,他英俊的眉眼里溢着一层讥讽,“当着我的面对我女人动手动脚,你当我死的么?”

    君莫生,“…”

    顾墨寒伸出大掌握住了女人柔若无骨的小手,用力的捏了捏,“不要随便对着一个男人叫叔叔。”

    他不悦的训斥道。

    在场的所有人,“…”

    顾总这醋劲真是大。

    唐沫儿那双盈亮的澄眸淡淡的瞪了男人一眼,然后用力的抽回自己的小手,“顾总,别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思想龌蹉。”

    被女人这样顶回来了,顾墨寒的俊脸有点黑。

    这时几道脚步声响起了,两个黑衣保镖将霍艳梅带了过来。

    霍艳梅看见君莫生直接一震,当年帝都城陆瑾文和君莫生并驾齐驱,他们一个深沉嗜血,一个温润腹黑,都不是善类,霍艳梅对这两个男人都有一种畏惧。

    “顾夫人,多年不见。”君莫生看向了霍艳梅。

    “君总统,你怎么来了?”

    君莫生勾唇一笑,“我来干什么,顾夫人应该最清楚吧。”

    说着君莫生的目光倏然一冷,那两个保镖一脚踢上了霍艳梅的膝盖。

    “扑通”一声,霍艳梅跪了下来。

    下跪可是奇耻大辱,霍艳梅脸色一白,浑身颤抖,“君总统,你想要干什么?”

    “霍艳梅,这一跪是你欠璇玑的,璇玑视你为最好的姐妹,当年以自己的女儿相托,但是你阴险卑劣,竟然在璇玑的腹背插刀,这一跪你跪林璇玑!”

    话完,那两个保镖强制性的按住了霍艳梅的脑袋,让她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响头。

    “霍艳梅,这第二跪是你欠沫儿的,沫儿生世坎坷,生下来如同无父无母,璇玑拼命性命想要将她托付给我,但是你将沫儿换到了一个贪婪阴暗的家庭,害了她一生,这第二跪你跪沫儿!”

    话完,那两个保镖又按住了霍艳梅的脑袋,让她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响头。

    霍艳梅的额头已经磕了一个大包,这简直就是耻辱大刑,她用力的挣扎,“放开我,放开!墨寒,快点救妈妈,难道你就这样看着君莫生羞辱妈妈吗?”

    霍艳梅将求救的目光投射到了顾墨寒的身上。

    顾墨寒看了霍艳梅一眼,然后淡漠的收回了目光。

    他不救她。

    霍艳梅知道了,他为了那个女人真的跟她这个妈妈决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