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第1029章 对不起,我只是太嫉妒了,嫉妒的发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个代孕妈妈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跟顾墨寒找的差不多,都是家境贫寒的女大学生。

    富人找的代孕妈妈都这种类型,年轻美貌,只不过跟顾墨寒找的那个相比,这一个代孕妈妈眉眼很青稚很单纯,看起来还怯怯的。

    这就是要给傅青伦生宝宝的那个女孩么?

    那颗卵子的主人呢?

    优质卵子,一定是出身高贵,受过高等教育,有知识有阅历有美貌的一部分社会女精英了。

    只有这种的优质卵子,才配跟傅青伦匹配。

    林诗妤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煞白。

    这时耳畔响起了一道低醇磁性的嗓音,“诗诗。”

    林诗妤回眸一看,傅青伦来了。

    傅青伦走了过来,伸出白皙干净的大掌握住了她的小手,他蹙着剑眉,紧张关心的问,“手怎么这么冷?”

    林诗妤看向那个代孕妈妈,那个代孕妈妈抬起了头,那一双单纯而柔怯的双眼都黏在了傅青伦的身上,双眼发亮。

    今天傅青伦穿了一件藏青色的薄毛线衫,下面黑色长裤,他的五官轮廓俊美的如同画师勾画,古丁堡的少堡主,浑身流淌的贵族血液又混合着一种干净而温暖的迷人气息,像傅青伦这一种男人真的特别吸引刚情窦初开的女孩们。

    傅青伦是所有女孩初恋般的存在。

    这个代孕妈妈什么时候有机会接触像傅青伦这种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势的男人,现在看了一眼,代孕妈妈的双眼当即小鹿乱撞。

    傅青伦完全没注意到这个代孕,他的心里眼里都是林诗妤苍白的小脸,“诗诗。”

    林诗妤抬手扶额,“我头晕。”

    “我抱你去休息一下。”傅青伦将林诗妤打横抱起。

    ……

    休息室里,林诗妤闭上了眼,她真的头昏,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到了那个代孕妈妈。

    代孕妈妈的肚子很大了,她故意摔了一下,然后满是委屈的开口道,“少堡主,我肚子好疼,你快点抱我去医院。”

    一道挺拔如玉的身影走了过来,傅青伦来了。

    傅青伦将代孕妈妈抱了起来。

    代孕妈妈在傅青伦的怀里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画面又一转,一个很可爱很开爱的小男孩跑了过来,“爹地爹地,我好想见我妈咪啊,你带我去我妈咪好不好?”

    小男孩将傅青伦拽了过来,然后前方走来了一道高挑倩丽的身影,职场装,白色衬衫加包臀裙,虽然看不清脸,但是倩丽动人。

    “太好了,爹地和妈咪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小男孩在欢呼。

    林诗妤一下子睁开了眼,她像是从什么噩梦里惊醒了过来,整个人从床上弹坐起来了。

    她现在在哪里?

    她双目呆滞空洞的看了看四周,全是白色,孤清寒冷。

    额头的汗珠顺着清丽的小脸往下流,她手脚冰凉,浑身哆嗦。

    两条细腿蜷缩了起来,她伸出纤臂抱紧了自己,将白的没有丝毫血色的小脸埋下去,她蜷缩成一团。

    心里好疼。

    疼的她快受不了了。

    真的受不了了。

    这时耳畔响起了一道温柔的呼唤,“诗诗…诗诗…”

    这声音…

    林诗妤一滞,然后缓缓抬眸,她看向了房间里的那扇窗户。

    此刻,窗户边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是…妈妈。

    妈妈柔软的看着她,缓缓张开了自己的怀抱,“诗诗,我的孩子,过来,来妈妈这里,妈妈抱一抱。”

    “妈妈…”

    林诗妤苍白的红唇里露出了痛苦而留恋的呢喃,她缓缓下床,光着雪白的小脚丫,来到了窗户边。

    她伸出小手,推开了窗。

    外面的冷风顷刻间刮了进来,像刀子般刮在了她的小脸上,这里是十八楼。

    但是,她丝毫感觉不到寒冷和危险,那双空洞呆滞的丽眸看着某个远方,她轻轻的扯着唇角,“妈妈,我好冷,抱抱我…”

    她搬了一个小凳子,踩着凳子爬上了窗。

    “诗诗。”这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外面进来一道挺拔如玉的身躯,傅青伦来了。

    傅青伦一眼就扫到了那抹纤柔俏丽的身影,此刻,她坐在窗户上。

    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裙,外面的冷风无情的灌了进来,拂动着她腮边的长发。

    她白色的衣裙被吹得汩汩作响,整个人飘飘欲仙。

    傅青伦清寒的瞳仁倏然收缩,放大,心跳就在此刻停止了,他忘记了呼吸。

    “诗诗!”

    他低吼了一声,拔开长腿就跑了过去。

    林诗妤闭上了眼,她迎着寒风,张开了自己的纤臂,心不疼了,解脱了,终于解脱了。

    她往下跳。

    下一秒,一股大力从后面袭了过来,两条健臂倏然箍上了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将她拽了回来。

    千钧一发之际,傅青伦抱住了她。

    就差一点。

    就差一点点。

    傅青伦将她抱放在了地毯上,两只大掌扣住她莹润的香肩将她强制性的扭转了过来,他扣着她,眼眶猩红如同失控的野兽,用力的摇晃,“林诗妤,你他妈的疯了,这里是18楼,你也敢跳?”

    低吼的嗓音,令人眩晕的摇晃,林诗妤颤了颤羽捷,呆滞空洞的丽眸慢慢的恢复了聚焦,她看清了,看清了眼前这张俊脸。

    “我…我做了什么?”她颤抖的问,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像是一只大掌狠狠的揪住了傅青伦的心脏,然后用力的揉,揉的他痛不欲生。

    他死死的盯着她,精硕的胸膛上下的喘,满脑子都是,就差一点点。

    林诗妤从来没有看到他这样生气发脾气的时候,现在他咬着腮帮,巨大的阴郁戾气使得他俊美的五官变得狰狞可怕,他眼里蓄积着两团小风暴,快要将她吸下去了。

    她茫然,无知,但又觉得自己错了。

    她缓缓伸出冰冷的小手,摸上了他的俊脸,她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般道歉,“对不起,我只是…只是太嫉妒了,我心里…嫉妒的发狂。”

    她说,她嫉妒的发狂。

    她嫉妒那颗卵子的女主人,她嫉妒那个代孕妈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