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第1497章 早晚有一天我会得到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君夕卿浑浑噩噩的,像做了一场噩梦。

    耳畔有一道声音---杀了陆夜冥!快点杀了他!

    她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她跌坐在冰冷的草地上,痛苦的用小手抱住自己的脑袋。

    这时垂下的视线里多了一双蹭亮的黑色皮鞋,君夕卿滞了一下,然后缓缓抬眸,往上是他剪裁如刀锋的黑色西裤,紧窄的腰身上一根黑色皮带,再往上…

    再往上他的白色衬衫已经被鲜血濡湿了。

    君夕卿迅速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伸手按住了他的伤口,帮他止血。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这时一只大掌抚摸上了她纤尘如玉的小脸,隔着轻纱用指腹缓缓摩挲着她娇腻的肌肤。

    君夕卿羽捷一颤,抬了眸。

    她撞进了他幽深的凤眸里。

    他正垂着英俊的眼睑看着她,她看不懂他此刻的眼神,但是…她看出了几分温柔。

    ---疼么?

    没有笔,她也忘了在他掌心里写字,她只是拿一双湿漉漉的灵眸看着他。

    疼么?

    陆夜冥摩挲着她的小脸,淡淡的勾了一下薄唇,他嗓音沙哑道,“你有多恨我,下手又准又深的。”

    君夕卿眼里的泪珠都要掉下来了。

    “但是,不疼。”

    他说,不疼。

    君夕卿看着他,突然在自己晶莹的泪光里傻傻的笑了。

    陆夜冥将她轻轻的抱进自己的怀里,大掌揉着她的秀发,“好了,没事了。”

    哪里没事了?

    他还在流血。

    君夕卿将小脸深深的埋在他精硕的胸膛里,任由泪水汹涌而出。

    ……

    贝玥舞来了,她一双妩媚的妙眸看着袁明,“袁明,我已经来了,帮卿卿把蛊解了,好不好?”

    袁明痴迷的看着她,她在对他笑。

    贝玥舞是一个天真洒脱,敢爱敢恨的女子,当年的璇玑夫人一身风华,但受情爱折磨,虽然被时光温柔的模样,但是眉眼里总是充斥着淡淡的感伤。

    而贝玥舞是真正的炽烈如火,这么多年了,她一如多年前那样的玲珑娇俏,只要她对这世上的哪个男子笑,那个男子为她献上性命也愿意。

    袁明就是其中一个。

    “好,玥舞,我可以给她解蛊,前提是,你跟我走吧。”袁明上前了两步,一把握住了贝玥舞的手。

    贝玥舞目光一冷,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把锋锐的小刀,她向袁明的身上刺去。

    袁明迅速避开了。

    贝玥舞一改刚才笑脸盈盈的样子,单手叉腰指着袁明骂道,“你这个杀千刀的恶人,竟然觊觎了老娘这么多年,你将我儿子偷抱了出去,害的我这些年好早,我恨不得在你身上戳出一百个血窟窿才满意!”

    “…”

    袁明怔了一下,很快他的双目比刚才更亮,要不他怎么就爱了贝玥舞这么多年呢?

    袁明“哈哈”大笑,“玥舞,二十多年前我就说过了,早晚有一天我会得到你的!”

    “只要你跟了我,我就给你的准儿媳解了蛊,怎么样?”

    贝玥舞挑着妩媚的眉眼,“你也说了是准儿媳,保护准儿媳的责任不是我儿子的么,什么时候成了我的?如果我儿子卖母救妻,他这个人就废了。”

    袁明,“…”

    陆夜冥,“…”

    君夕卿,“…”

    袁明面色一变,他等了这么多年,贝玥舞已经出现,他绝对不会再错过这个机会,他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

    “玥舞,那我只能把你抓回去了!”袁明去抓贝玥舞。

    贝玥舞见情况不对,认怂,撒腿就跑了。

    袁明抽出了身上的铁链,往贝玥舞的身上甩去。

    眼见着这甩出去的铁链就要缠在贝玥舞身上了。

    这时空中突然探出来一只大掌,一把扣住了这甩来的铁链。

    袁明只觉得一股沉稳威严的力道探了过来,他向前两步,勉强稳住了身。

    抬头一看,铁链那端多了一道高大的身躯,慕容建成来了。

    慕容建成一身的黑色大衣,高大挺拔的伫立着,多年处于高位让他一双凤眸里溢满了高深的杀伐,当年慕容郎,现在身上多是四十多岁男人该有的优贵儒雅,深沉健硕,依稀可见当年的风采。

    慕容建成的眸子深冷的落在袁明的脸上,“袁明,多年不见,你还是这样觊觎着自己的弟媳么?”

    慕容建成伸手一甩,手里的铁链以无比遒劲的疾驰力道甩了回去。

    袁明躲避不及,铁链重重的甩在他的脸上。

    他的脸上迅速甩出了一道红痕,整个人也向后疾退了好几步。

    无比的狼狈。

    袁明觉得羞辱,难堪,他永远不是慕容建成的对手。

    当年的慕容郎除了不喜风花雪月,几乎是文武全才,但凡他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对他俯首称臣,他就是人海里最耀眼的那颗星星。

    他曾经与慕容建成齐名,拜为异性兄弟,但是他处处都比不上慕容建成。

    后来他爱上了贝玥舞,贝玥舞却对他一见倾心,再见痴心了。

    所有的不甘,嫉恨,都在那一刻爆发了。

    这叫他怎么甘心?

    袁明抬头看向慕容建成,慕容建成沉稳不动的伫立在那里,一身威严的帝王气魄。

    不同于陆夜冥这种半路出家的帝王,慕容建成是真正在宫廷里长大,受着最正统接班人教育的帝君。

    这时几辆防弹款的总统豪车开了过来,梵门带着人赶来了。

    袁明深深的看了贝玥舞一眼,然后跑了。

    ……

    坏人跑了,贝玥舞越过慕容建成,迅速跑到了陆夜冥那里,“儿砸,没死的话就出个声,别让妈妈担心。”

    没死的陆夜冥,“…”

    梵门走过来,恭敬的站在慕容建成的身边,“国君。”

    慕容建成看了前方的贝玥舞一眼,“立刻送夜冥去医院。”

    “是。”

    ……

    医院里。

    陆夜冥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外的红灯亮了起来,无比的刺目。

    君夕卿坐在回廊的长椅上等,她的小鼻翼和白皙的眼眶都哭的红红的。

    都是她的错。

    如果陆夜冥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她一定会自疚死,那她…也不要活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