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第120章赌石神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此刻的吴良,身上有一种与他年纪不相符的淡定和从容。

    他这张脸上,古井无波,不起一丝波澜。

    但越是如此,就越让人捉摸不透。

    负责解石的汉子,还在清理解石机在切割上块毛料余下来的残留石渣。

    吴良、刘山等人,正在耐心等待。

    其实,赌石有三种玩法。

    分别是:擦,切,磨。

    刘山这块毛料,是要直接切开,玩的是三种玩法当中的“切”。

    可以说,用“切”的方法,才更加真实。

    行话说得好,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

    涨与垮只在丝毫之间。

    切石是赌石最关键的步骤,输或赢的结论是把石头解开之后才能认定。虽然切一刀下去只有区区的十元钱费用,但还是有很多赌石商人,只要擦石见涨就转手出让,下一步到底是开料还是继续赌下去,这风险就留给后来人了。

    不过,刘山这块毛料,无论好坏都是自己要,并不会转让给别人。

    他这样的富商,赌石已经不是为了赚取利益,而是为了兴趣,为了乐子,也为了找点刺激。

    原始的切割方法是用弓锯压砂,缓慢地锯开石头。

    若发现不能继续切割时,便于采取措施挽救。

    还有一种,就是用玉石切割机,也就是刘山正在使用的这种方法。

    使用镀有金刚砂层切割刀片,准确迅捷,为降低损耗与烟尘污染、保护切割刀片,常使用油浸切割机。

    但由于夹具夹着石头泡在油里或水里,不容易看到切割过程,必须完全解开才能知道输赢,所以下刀切前,首先要找准部位。

    一般是从擦口处下刀,或是从颟处下刀,还可以从松花或是顺裂纹下刀。

    当切第一刀不见颜色时,还可以切第二刀,第三刀。

    行话说“一刀穷,一刀富”指的就是这个道理。

    负责解石的汉子,问刘山:“这位老板,从哪里开切?你给画个线。”

    说着,解石的汉子,就递给刘山一支粉笔。

    刘山接过来,陷入了为难之中。

    随后,他问吴良:“小吴,决定权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

    吴良表情淡定的,从刘山手中接过粉笔。

    随后,他快速在的毛料上,画了几道弧线。

    然后,吴良又将这块毛料,递给了负责解石的汉子,“就照着这几条线切就是了。”

    吴良画线的整个过程,只是花费了五秒钟,几乎是接过毛料来就立刻画上了线,动作很快,毫不拖沓。

    刘山啧啧称奇,“小吴,如果能有幸切出老坑冰种,我认你当师父!反正我这张老脸豁出去了!”

    宋有玉在一旁冷笑:“刘总,你对吴总实在是太盲目崇拜了,我感觉吴总就是跟你闹着玩呢,随便画几条线就让切,刘总难道你不觉得你太盲目相信吴总了吗?”

    刘山点点头,然后说道:“没错,小宋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有些盲目了,不过我如此盲目是有道理的,待会儿你就会明白了。”

    “可是,如果切出来不是冰种老坑怎么办?”宋有玉笑着问道,俨然一副等着看热闹的样子。

    “不是就不是,这块毛料花了我二十万,又不算大钱,亏就亏了,不过我相信小吴。”刘山说道。

    “哈哈,刘总果然重义气,即便被朋友坑,也觉得没有关系。”宋有玉在一旁煽风点火。

    在这个时候,吴良并没有与宋有玉交谈,他正聚精会神的盯着那块毛料。

    在他画线的时候,系统立刻传输了一些信息给他的大脑,他在毛料上画得那些线条,都是系统的意识。

    他也很期待,老坑冰种被切出来的感觉,很有成就感。

    解石机沿着画好的白线,与毛料快速碰撞摩擦,嗤嗤嗤嗤!快速切割。

    五分钟过后,已经将这块毛料切开,绿莹莹的。

    而且,这一片绿意,正是沿着吴良用粉笔画好的白线,丝毫没有偏离。

    白线以外的都是废料,也就是没有丁点儿绿意的普通石料。

    而在白线以内,都是老坑冰种的翡翠!

    这偏差,甚至可以缩小到001毫米!

    “恭喜这位老板,这是一块水头很足的老坑冰种。”解石的汉子欣喜的说道。

    刘山也满脸笑容:“我就说嘛,小吴绝对可以!”

    而此刻的宋有玉,已经震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怎么可能!还真是老坑冰种!”宋有玉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也太不真实了。

    从毛料堆里随便挑一块就是老坑冰种?

    随便画几条白线就能毫无偏差的剔除废料,只留翡翠?

    这也太神了吧!

    宋有玉感觉自己的观念要被颠覆了。

    “不可能!一定是瞎蒙的!即便我爷爷出手,也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甚至,宋有玉还怀疑,解石的汉子与吴良串通好的,专门来演一场戏,目的就是在他面前装逼,好打他的脸。

    其实,宋有玉真的想多了。

    吴良才没有无聊到,会雇个人来装逼,他从来都是自带装逼气质,何须花钱来雇。

    而且,像这种无聊的事情还拿来装逼的话,那未免也太虚荣。

    与刘山和宋有玉相比,吴良要显得淡定许多。

    他只是在心中默默的想道:“原来神豪系统真的做到了,这60积分真的没有白花。”

    吴良转过身,神情自若的对刘山微笑道:“刘总,恭喜你赌对了,算是个开门红吧,赚个好彩头。”

    刘山也笑道:“不是我赌对了,是小吴你赌对了。”

    吴良说道:“刘总你选择相信我,也是一种赌,所以说你赌对了,这没有问题。”

    刘山点头,笑道:“没错,是这么个道理。”

    虽然刘山早就料到吴良会切出老坑冰种来,但回想起刚才画线的那一幕,仍是在心中啧啧称奇。

    吴良是他见过的第一个处处给他惊喜的人。

    从半年前在古玩竞拍会上出手阔绰大方的表现,到之后在私人古玩收藏交易会上巧得徐悲鸿真迹八骏图,再到如今神乎其神的赌石神技,简直惊为天人!

    他真想习得吴良的这一身本领,哪怕是鉴宝和赌石中的其中一个,也会知足。

    只是,他知道,像吴良这样的奇才,是不可能轻易收徒的,况且这东西要看天赋,不是靠后天努力就能行。

    这时,宋有玉也疑惑不定的斜睨着吴良,心中做出诸多猜想。

    他就纳闷了,吴良到底瞎蒙的,还是雇人在他面前演了一场戏。

    总之,宋有玉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