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第二十章 追寻(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疯了。

    她居然让我把她当成血仇之敌!她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义吗!?

    我一定会接下来给你看的。她这么说着。

    就这么自信吗?

    还是说,以为这样就能够践踏我的内心吗?

    米提尔的内心中,漆黑的漩涡缓缓升起。越是升起,漆黑的情感便扩的越大。

    他看向明晰梦,但明晰梦依旧手搭在剑柄上,没有丝毫改口的样子。他咬紧了牙关。

    你到底要看不起我到什么地步?事到如今,连我这点痛苦也要被你贬低吗?

    好,好极了。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如你所愿吧。

    米提尔拔剑。

    雨水滴落剑刃。寒光穿过雨幕。

    从回到牧之村的那时起,空荡的村子,推开大门的所见,仇敌的嘲笑,她的坚持,憋屈的逃亡,难眠的夜晚,对她的期待,上级贵族的观念不同,与她的不同。后悔,惊慌,目呲欲裂,脑袋被血色填得晕沉,被积年感情纠缠的内心,以为是希望的稻草却发现是绝望的悬崖。

    现在能够做到,就算那个嘲笑他的邪教祭司开着神术盾站在米提尔的面前,米提尔也能自信一剑劈开他的神术盾并斩断他的肉身。

    居然说全部接下来什么的……米提尔的双眼皆成了血色。

    逃走吧,若不这样,你一定会死。他的双眼流露出这样的意思。

    但明晰梦一副木偶人的表情,丝毫不为所动。只有看她搭在剑柄的右手背上的青筋,才能察觉到她的躯体内正蕴含着力量。

    就这么、就这么倔强吗!?

    米提尔发出野兽般的吼声,他大步向前,双手握剑抡起了一个剑花,就算是暴雨也在这样的暴力下一触即溃!

    已经无限濒临转深的力量!

    还不止如此,那把剑上还燃起了熊熊火焰。那是漂亮的绚丽烈焰,就算是暴雨下,这股烈焰依然激烈地燃烧着。

    这已经是米提尔动用了他的战斗职业——赤骑士的抬手核心技能。

    这就是绯炎。绯炎骑士这个封号的由来。

    “明!晰!梦!”

    米提尔已经跨进了剑技发动的有效距离之内。这是最后的警告了。

    但明晰梦依然保持原样不为所动。她甚至闭上了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剑技·重型扇形斩——

    狂风卷着雨幕仓皇退让——那裹着绯炎的长剑带着破空声沿着扇形轨迹行进——而那扇形轨迹的中心,便是少女的身体——

    明晰梦的剑出鞘了——她的眼睛也开始睁开——那一瞬间,米提尔看到的,如果非要用话语来形容那股感觉,那就是——世界的诞生。

    剑技·拔刀斩——

    如苍鹰击殿,雪白的剑光撞上绯炎的轨迹,像是千百遍预演过一般流畅,又如万年一见的流星那般徇烂——绯炎的轨迹被打断了。

    技能中断。即,破招。

    居然真的接下来了……以过去的切磋不同,明明我更加认真了,明明我把我的所有都投入进去了,结果反而是更加的一边倒!?

    米提尔先是不可置信,然后愈加怒不可遏起来。

    那么现在的我、如今的我到底算是什么啊!!!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撞偏的燃烧着绯炎的长剑扬起——

    但明晰梦已经收剑入鞘。她蕴含水光的双眸看向米提尔,脸上满是让人动容的哀伤。但除此以外更多的是别的东西。现在两人的距离不过一剑之地,正是能这么清楚地看见,这让米提尔完全明白了,那究竟是什么。

    她已经完全了解自己内心的感受了。这正是包容。

    长剑顿在了半空,杀气却悄然消失。

    “为什么,为什么啊?”米提尔后退了几步,长剑也丢在了地上,“为什么你能做到这种地步啊!?这样不就显得我很没用了吗!?”

    “我不是说过了吗。开心的事就会笑,悲伤的事就会哭,这是很正常的。我并不讨厌这样的正常。”明晰梦走到米提尔的面前,“所以,再多相信我一点吧。我一定会帮助你的,我保证。”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啊?”米提尔看着明晰梦喃喃发问。

    “在贝尔女士握着剑指着我的时候,站出来帮我说话的你也不会有任何好处吧?”明晰梦微笑了一下,“从那时候起,我就已经认可你是我的伙伴了哦。只要你还是我的队友,我就不会放任你不管。所以我发誓,这次事件的元凶,我一定不会放过。我一定会帮助你亲手复仇。所以,再多相信我一点吧,我不希望你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啊。”

    “咕……知道了。”米提尔只感到那些纠缠自己内心的东西在这一刻起烟消云散。这并不代表他忘记了牧之村的血仇,但总算他觉得自己开始轻松了许多。“我知道了。我会相信你的,不会再做出这种不说话就跑路的行为了。”

    “这就太好了,我就安心……”明晰梦只感到脑袋一阵晕眩,眼前一黑,脚下一个趔趄就要摔下去——米提尔及时搀扶住了她。

    “喂,你怎么了?精神一点啊!”米提尔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该不会什么东西都没吃,就这么一路淋着雨找过来的吧?”

    “情况紧急嘛……”明晰梦蠕动着发白的嘴唇,勉强做出了个笑容。

    “你白痴吗!?”米提尔吼着,“什么都别说了,我这带你回去。”

    他出来的时候早就吃过午饭了,身上也带着干粮。但他没有想过明晰梦竟然就这么只带着一把剑就跑出来找他。就像是掩盖后悔一般,他强行把嘴上拒绝的明晰梦背到了背上,随即他发现这个姿势不太现实,明晰梦的身体就像是被抽走力气一般,根本抓不住他的身体。他索性把她横抱起来,把明晰梦的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

    暴雨骤然变小。

    由于阴云面积的缩小与移动,天空也不再变得阴暗。

    明晰梦只觉的自己的脑袋随着米提尔的步行不断颠簸着,老实说这种滋味并不好受。但她也理解到这是米提尔对她做出的类似于补偿一般的举动,他终于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这让她内心感到愉快。

    好累,明晰梦想着,终于眼睛闭上,脑袋也从米提尔的肩膀上滑了下来。她睡着了。

    米提尔叹了口气,抱着她开始寻觅能够躲雨的地方,再怎么说也得让她休息一会。

    —————————————————————————————————————

    晚上七点。

    夜空下的杨木镇入口,检查关口的士兵们拦住了一男一女。

    “咦,你不是中午暴雨之前跑出去的那个小姑娘吗?”检查的士兵惊讶地看着金色短发的少女问道,“怎么,你要找的人找到了?”

    “是啊。”明晰梦打着哈哈。

    “是吗。不过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这边的规定就是要检查你们的随身物品。然后武器一类一律没收不准带入。”

    “我们是冒险者公会直属的冒险小队,可以有携带武器出入的自由。你们不知道吗?”明晰梦反问。

    “不好意思,我们没接到这个通知。冒险者的事情我们不管,我们管的就是我们手头上的事。”士兵对于明晰梦的态度不屑一顾。

    你这么硬?信不信那些接了公会任务的冒险者们回来后把你揍到你妈妈都认不出来?明晰梦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我是鲁珀特勋爵,绯炎骑士。”米提尔挡在明晰梦面前,胸对胸把那个士兵撞退了两步,“今天上午我还和加门男爵会面过。如果你怀疑我身份的真实性,就赶紧向加门男爵请示。”

    “你!”矮了米提尔一头的士兵的面孔立刻粗红起来,手握在了剑柄上。

    “你要是质疑我身为骑士的实力,我也不介意用剑好好教训你一顿。”米提尔面无表情地俯视他道:“但你最好想清楚,得罪贵族的后果会是什么?”

    这时这群士兵的头目赶忙迎了出来,他满脸和气地向米提尔讨要身份证明。米提尔从包袱里拿出防水的皮袋,将里面的骑士证明与贵族纹章出示给了士兵头目。

    就着火把的光芒,明晰梦快速瞄了一眼,米提尔的贵族纹章图案是一缕燃烧的火焰缠绕下的一把剑。至于骑士证明就是个书面文件,没什么好看的。

    “误会,误会。来人,这就给这位大人放行。”士兵头目笑着示意士兵放行。

    明晰梦刚想跟着过去,却又被拦了下来。

    米提尔危险地皱起眉头,冷淡开口:“你们看来是想找死是吧?”

    “诶,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士兵头目笑着,却怎么看都像是豺狼的笑,“对大人我们自然是可以放行。可跟大人无关的人员,总不能随便放进去吧?还请大人理解一下我们得到工作,对不对?还是说,这个女人,和大人您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明晰梦朝米提尔眯了眯眼睛。她的意思是,就像上午一样,说是他的侍从就行了。

    但明晰梦没有想到,经过之前那档子事后,她在米提尔心中的地位已经无限拔高。要说明晰梦是他的侍从,就算是说谎米提尔也不愿意。

    “她是我的伙伴。”米提尔这样说道。

    “啥?”士兵头目对于这个答案十分意外,“那是什么?呵,伙伴?哈哈,小的们,你们知道伙伴是什么吗?”

    “不知道。”

    “男人和女人的关系我们倒是非常知道。”

    士兵们纷纷笑得龌龊得回应。

    “大人,您听到啦。您的回答太匪夷所思啦。”士兵头目和气地笑着,“很抱歉,我们不能答应大人这个要求。检查这个女人是我们应该的职责,希望大人能够理解。”

    米提尔也不再言语,他把手搭在了剑柄上。

    周围的士兵们也把长枪放平,没有持长枪的也把手搭在了腰间的武器上。士兵头目轻轻晃着脸,笑容不变。

    明晰梦背对着米提尔的背部,手也搭在了剑柄上。

    场面一触即发。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