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网

第六十六章:星鸢师伯(二)加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迷迷糊糊中,孙芽差点就想打开空间拿布洛芬了。

    我去,比痛经还疼,如今又像是牙齿蛀到面神经一样,放射到了头部,想撞墙,不要拦她。

    然后突然,身上的疼痛慢慢消失,感觉自己躺在了云朵上,飘飘忽忽,很是舒服,于是孙芽就慢慢睡了过去,全然忘记了她现在所处的环境。

    星鸢看着小姑娘慢慢进入了梦乡,额头上也不再冒汗,于是慢慢收回自己引导的灵气,不再引导多余的灵气往珈蓝结界汇去,舒了一口气。

    如果眼前的小姑娘真的是灵鹫的女儿,也真的是阴年阴月阴日生,那么至少他可以保护她不被长老发现。

    星鸢无法想象,如果长老发现了这个小姑娘会如何,难道也是一日三回心头血,喂养那个不知道到底能不能醒来的人么?!

    不,不能!

    灵鹫选择了保护她,他也理应如此!

    星鸢从自己的沉思中回了头,他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个可以读取他人意识的妖物存在,随后发现本应该替他守法的妖物,竟然大大方方的坐在桌子上喝着茶。

    “咳咳。”他用拳头掩着嘴巴故意轻咳几下。

    大白自然读取到了星鸢的意识,因此说道:“既然你决定守护她,那爷也便可以离开了。”

    是的,他原本就打算要去原来的培元大陆修行,上回去取了些红果就回来,是因为放心不下。

    以前的自己因为主人离落的强大,大白从未想过要好好修行,打架的事儿有主人,他只要乖乖做个坐骑就好了;如今自从那个异形化身为魅后,他知道自己急需进阶,可是又怕自己一走,异形回来,如今毫无自保力的孙芽会受伤,所以他才迟迟不走。

    因此如果星鸢保护她,那么他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爷只想问,孽梓在那场大战之后到底如何了?”大白最后的印象中,离落是杀了孽梓的,并将他的本体压入了鹭氺岛,灵魂压在了熔狱中。

    随后自己受了伤,就被离落封印去养伤了:“为何孽梓的气息越来越重,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星鸢看着眼前的大白,这人虽是妖物化形,但是知道的并不少,竟然还知道那场恶战,于是将手一扬,幻化出了一个圆镜。

    圆镜通体璀璨如十五的满月,镜子中透出熔狱的一角:“如你所见,近期我们发现魔尊孽梓不知找到何种方法,离开了熔狱。”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个时空的魔气越来越重,大白低头想了想,果然自己该走了,如果离落不醒来,以孙芽现在的能力,被孽梓找到启灵珠,是不堪一击的。

    而就算如今离落醒来,当初杀他便费尽毕生的灵气,身归混沌,如今只怕难上加难,但是如果自己能进阶到灵宠的最高阶神宠,也许还有机会一搏。

    何况眼前的人竟然拥有乾坤丝和明镜,将孙芽交给他,大白是放心的。

    “那场大战为何会引发?”星鸢问道,长老只跟他们后来进入鹭氺岛的修行者说起那场大战,但任何书上都没有记载原因。

    “因为启灵珠,它可以进入任意时空,孽梓得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不能!”这个原因,现在自然只有当初跟着离落的大白才知道了。

    星鸢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么眼前的妖物看来是个老怪物了。

    大白又皱了皱眉,老怪物?!他妈,想打架是不是,算了,为了那个渣渣以后有个靠山,他忍!

    两人不语,对坐桌前,直到朝霞满天。

    孙芽悠悠醒来的时候才发觉,桌前两人一个白衣一个青衣,怎么回事,都默默的看着对方不说话,心心相惜,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

    “你醒了。”星鸢听到了孙芽起身的声音说道:“可有哪里不舒服?”

    这,为何这星空阁的阁主突然对她如此和善?

    “说来,你该叫我一声师伯。”

    为何自己这一睡,醒来后多了个师伯?!

    还如此年轻帅气,丰神俊朗?!

    孙芽更加不解,难道又开启了一个金手指模式,这是个牛逼的师伯。

    “你娘是我的师妹。”

    难道给自己爹戴绿帽子的是这位?!

    孙芽开始发散性思维,师兄师妹,话本子的开始不都是这样么。

    大白看不过去了,她的脑子里能不能有个正经的想法啊:“他和你娘是同门师兄妹,因此你要叫他师伯,没你想的这么乱。”

    星鸢的眉毛抖了抖。

    “难道我娘也是修仙者?!”孙芽立马问道,这就难怪自己和姐姐会是个香馍馍了,老招惹异形,然后自己还能得到什么时空钥匙启灵珠,原来是自己天赋异禀,不早说。

    大白喝着的茶喷了出来,这渣渣要不要如此不要脸,天赋异禀?!

    爷就没见过这么没天赋的修行者!

    爬那山,算了,他不想了。

    “你愿不愿意成为启天派的外系弟子。”星鸢想了想,招收一个凡人的外系弟子也不算违背师门的宗旨:“我便可以教你些剑法防身。”

    “不用这么麻烦,既然你们有修仙者,你去通知一下,让他们上,我只是一介凡人,等我学会那些剑法得是哪年哪月哦。”孙芽推脱道,她只要攒齐灵气回去就好了。

    大白摇了摇头,果然知道后就会跑的,幸亏他当初没说。

    星鸢想了想,灵鹫的事得告诉她:“你就不愿意救自己的母亲?”

    孙芽奇怪了,说来这个母亲就像存在于传闻中一样,真的没有多少感情:“难道我的娘不是跟人跑了?”

    这不能怪她,实在是看过的话本子太多,听过的闲言碎语也太多。

    没想到,一直淡漠的星鸢,脸色涨的通红:“你娘怎会是这样的人!她原本已经逃出了启天派,因着救你所以才又回去的。”

    “救我?”

    星鸢点点头:“否则你如何能承受的住每日三次剐心之痛。”

    突然,孙芽的心猛的一缩,自己的娘是为了救自己,所以才离开爹爹和姐姐,听着星鸢的话,好像是被启天派捉去了,如今日日在受剐心之苦,质问道:“那为何要剐我娘的心?你们不是名门正派么!”

    “为了让一个人醒来。”星鸢不忍道。

    “什么人?”

    “这个时空的主人。”

    “时空还有主人?!第一次听说,阁主不要逗我。”

    随后孙芽想起了在方志那里看过的星空阁藏书,一个紫衣女子携扁舟而来,破时空拯救苍生。

    难道那不是神话故事,是真的!

    是她么,那后来呢:“她后来怎样了?”

    “后来有一日,魔尊孽梓看上了她手中的启灵珠,这个时空本就由启灵珠劈裂出来,她和魔尊大战一场后,便香消玉损。”

    “我们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保住了她的肉身,只是肉身需要阴年阴月阴日生人的心头血喂养,因此我师妹也就是你娘灵鹫,被凡间选入了启天派。”

    原来如此,所以他们才囚禁了自己的娘,而自己的娘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又离开的家。

    孙芽算是明白了,如今启灵珠在自己手上,又是一个轮回,而她却不是什么离落,大boss还是一个什么魔尊,听起来就很牛逼。

    这么厉害的怪物,原来这个时空的主人都打不过,自己算是哪根葱哦,她现在连一个厉害点的异形都打不过!

    孙芽的头摇的像一只拨浪鼓,身体和精神都写满了拒绝两字,她不是救世主,也不想当救世主,放她回去,就算天天上夜班都愿意。

    “难道你不想救你的母亲?”

    孙芽的心又一阵紧缩,这个肉体真实主人的意念还是残留在身体的各处,虽然当初醒来时,孙芽听姐姐说自己连着发烧了数日,因此发烧之前的记忆一应全无,可是这身体的四肢百骸都在告诉她,娘要去救!

    只是为啥这个时刻,这具身体不听使唤啊,这么有自我意识啊,平时怎么就没事啊!

    “好。”

    咦?这是自己的声音?

    自己干嘛答应了,干嘛突然替自己答应了啊!

    孙芽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点了点头。

    “那你明日夜晚来此,我传你剑法。”星鸢说道。

    算了算了,老祖宗说的好师夷长技以制夷,学他们门派的那点东西不亏,至少把这具身体的娘抢回来,念头刚这么一转,孙芽这才发觉身体受自己控制了。

    总觉的是个坑,自己横竖都得跳啊。

    至于打不打怪的,只要那个什么魔尊不来抢启灵珠,不干扰自己回去,一切好商量,等自己回去了,他爱拿启灵珠就拿去吧。

    自己不是个救世主,自己是个俗人,孙芽如是想到。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